品味黄时康翡翠作品的艺术意境

阅读:10  时间:2017-11-13



  评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

  

郭占恒

  我不懂翡翠,过去也很少接触翡翠。然而,翡翠可以说是地球的舍利子,是有生命有灵性的,当你和她有缘时,她就会找上门来,与你相识,与你结缘,使你懂她爱她养她。而她也养你。

  

  缘于友人项栋辉的推荐,偶得一块黄时康翡翠作品《翠嶂晚归》。据说这是时康先生亲自为我选定的。

  那时,我与时康尚未谋面,始见其作品,顿觉眼睛一亮,真有点“梦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感觉。于是便爱不释手,佩戴于身,每当写作劳累时,便拿出来把玩欣赏。

  《翠嶂晚归》由一块4.5cm×6.3cm×0.8cm的极品翡翠料雕刻而成。更确切些说,是在一块天赐的翡翠质地上创作的一幅山水画。画面饱满,层次鲜明,栩栩如生,韵味十足,山水林田湖错落有致,小桥流水人家尽收眼底。

  整幅《翠嶂晚归》可分两个画面欣赏。一面为半透明的翠白色,且翠多白少,画面植被茂密,苍翠润泽。细品又见墨绿、深绿、淡绿和白棉四色分明,且色彩过渡自然,浑然一体。作者利用四分之一的白棉处,雕刻出两三座古殿,也可理解为一处古村落,处在高山之颠,周围有白云缭绕,升腾起袅袅炊烟。在其余四分之三深浅不一的翠色中,雕刻出叠嶂起伏的群山、峡谷和丛林、田野。尤为令人叫绝之处是,作者把底部中间一小团墨绿色的翠根,雕刻为一头耕牛的身躯,再利用翠根的渲染色,雕出牛头、牛角、牛尾。在犟劲十足的耕牛前,有一农夫,戴着草帽,穿着草鞋,弓着身躯,牵着牛鼻子,慢悠悠往村落走去。道路两旁一片片刚刚犁过的田野,泛起层层松软的土壤,散发出泥土的芬芳。我把此面此景欣赏为《春耕牧野图》,大概纯正的有机蔬果就产在这里。

  《翠嶂晚归》的另一面,仿佛是前面层林茂密、高山峡谷的背山。作者利用翡翠呈现出的翠白相间,浓淡相宜的纹理走势,绘画出陡峭山崖,嶙峋怪石,植被疏疏朗朗,偶见空谷幽兰的意境。在陡峭的山崖上,有一条直奔山顶的天梯小径,沿小径而行,顺天梯而上,只见山峦之巅有一座古刹,刹前似有人在烧香祈福,也似有人在驻足观海。好一幅清净的云雾山间绕、天路刺云端的画卷。我把此面此景欣赏为《深山古刹图》,大概真正的高人智者就隐居在这里。

  我对《翠嶂晚归》的欣赏和解读,不知是否符合作者的原意。但真正的山水意境,本来就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奇妙之处,也具有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”的奇妙幻觉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黄时康翡翠作品的独特魅力吧。

  

  缘于对《翠嶂晚归》的欣赏,我走入了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的艺术殿堂。

  《作品集》由京华美术学院编,故宫出版社2014年8月出版。为此,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撰写了精彩的评论:《以翡翠,抒写婉约的风景——黄时康赏牌艺术评》。文中谈及“以翡翠作画,而且画得那么纯情,那么婉约,自成一家,时康应是第一人。”北京京华美术学院院长项栋辉著文:《天赐艺术的开启者——谈黄时康先生翡翠绘画意境》,赞其在翡翠上作画为“天赐艺术”,称赞“黄时康先生领悟了翡翠和国画的真谛,开启了中国翡翠作画独树一帜的新境界。”这两位艺术大家的评价,可成为我们欣赏黄时康翡翠作品的入门向导。

  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收录了黄时康创作的219块翡翠艺术作品,这些虽不能说是黄时康的全部佳作,但无疑全部是精品,代表了黄时康翡翠绘画艺术的最高水准。《作品集》封面的作品是《深谷仙居》,表现了在人烟罕至的深山野谷里,在青山丛林的簇拥下,一群仙鹤在一棵上百年或许是上千年老松的枝条上,搭起了安乐窝,八只仙鹤或睡眼蓬松刚刚起床,或翩翩起舞展翅飞翔,或捕来昆虫凯旋而归,画面灵动而祥和,喧嚣而宁静。《作品集》扉页的作品是《北极神品》,表现了在北极碧空万里的天际线下,在白雪皑皑的冰川上,两位极地主人:一头母熊带着她的孩子——一头小熊逍遥闲逛。母熊硕大健壮,小熊憨态可掬,尤其是母子相对而视,母熊慈祥而睿智,好像在叮嘱着什么,小熊憨态而顽皮,好像心不在焉,表情十分传神,好一幅亲子动人的画面。仅从这两幅佳作就不难看出,黄时康翡翠作品所展现的文化理念是崇尚自然、自然至上,传承弘扬了一种敬畏自然、保护自然、热爱自然、歌颂自然的人文精神。而这种“崇尚自然,追求和谐”的精神,成为贯穿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的一条主线。

  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所表现的内容极为丰富,而且富有大开大合的张力,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。整个《作品集》分两大板块。一大板块是“生命与心灵”,由154幅作品组成。主要描写的是江南烟雨、四季胜景、云海苍天、大漠关山、丝绸之路、苏武牧羊、田园牧歌、风华绝代等。尤其是十幅草原系列,从《帝王之生》《神驹之降》《天马之春》,到《生灵之养》《草原之恋》《翱翔之鹰》,再到《骑射之功》《凝神之气》《四方之威》《天下之归》,神奇而完整地讲述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动人故事。更重要的是,作者借物抒情,赋予作品以生命和灵性。在这154幅作品中,一花一草,一山一水,甚至一颗沙粒,一片云彩,都是有生命有灵性的,很好地表现了大地万物每一个生命的美丽、灿烂和瞬间永恒,表现了生命心灵的宁静、广袤和偶尔泛起的涟漪。

  《作品集》的另一大板块是“悟觉与彻莹”,由65幅作品组成。悟觉有大彻大悟之意,彻莹为莹洁透明之解,都为佛家常用语汇。或许是作者出身于守循宗教仪轨的云南土司世家;或许是作者少年到佛教文化兴盛的宝岛台湾游学;或许是作者常年行走于佛国缅甸、泰国等地;也或许是翡翠天然就具有佛性,因此黄时康的翡翠作品,对佛教文化的理解和表达别有一番韵味。无论是3幅《云山三圣》系列、3幅《紫天三圣》系列,或是6幅琉璃天讲经系列,还是20余幅观音大慈悲系列,都渲染了佛教慈悲为怀、普度众生、积德行善、因果报应的正能量。总之,黄时康的翡翠作品不仅表现了诸多佛教文化的典故,而且表现的那么纯情、那么虔诚、那么忘我,而又那么富有感染力和穿透力,实是不多见的。

  

  缘于对《黄时康翡翠作品集》的欣赏,我走进了翡翠这一奇妙世界,开始恶补翡翠常识,了解翡翠成为重器的艰辛历程。

  翡翠形成的地质条件十分苛刻,无数地质学家经过无数次试验研究,仍得不出翡翠形成的确切年代和确切成因,只能大致推测出翡翠是在低温、高压条件下,由含钠长石的岩石去硅作用而形成的多晶体结晶。翡翠的硬度、密度、折射率等都高于其他玉石。自从翡翠横空出世,其他玉石相形见拙,均屈尊为软玉了。

  世界上出产翡翠的国家不多,虽说美国、俄罗斯、日本、哈萨克斯坦和危地马拉等国也产翡翠,但多为颗粒粗大、颜色较差的石质,只适合制作一些摆件,唯有缅甸北部密支那地区的岩脉可产宝石极的翡翠。可以说,宝石级的翡翠只产于缅甸,被尊为“玉中之王”,而且矿产资源是极为有限的。

  翡翠被发现、被挖掘、被雕琢和被赏玩的历史并不久远。明清以前诗人有关翡翠的雅作,或是赞美一种雄红雌绿的翡翠鸟,或是赞美冰清玉洁的和田玉。如战国时期诗人屈原所云“翠竹法身碧波潭,滴露玲珑透彩光。脱胎玉质独一品,时遇诸君高洁缘。”说的是和田玉。而唐代诗人冯延巳所作“池塘水冷鸳鸯起,帘幕烟寒翡翠来”。指的是翡翠鸟。但是,自从翡翠玉走进人们的生活,一切关于翡翠鸟的传说和一切赞美和田玉的诗句,都似乎更加适于翡翠,因为只有翡翠玉具有“晶莹剔透舍利子,历尽沧桑色不衰”的特性,因为只有翡翠才是“玉中之王”。

  然而,玉不琢不成器。再好的玉石也是石头。要把石头变为宝石,既要有通法自然之能,又要有鬼斧神工之技。这就需要雕玉人不仅要熟悉翡翠的质地、颜色、润泽、纹理,还要精通唐诗宋词、宋元山水、明清花鸟等各种表现自然的艺术手法,以及通晓佛教文化的典藏故事,并能信手拈来作画。在这方面,黄时康的翡翠作品无疑是具备和独树一帜的。

  据了解,一块上好的翡翠原石到了黄时康手里,要经过无数次的观赏琢磨,进行心灵沟通对话,摸透其习性,领悟其灵性,呼唤其灵魂,然后才着手设计、开坯、雕琢、打磨、抛光等,费工50余道,费时数月甚至上年。

  尤为令人称道的是,翡翠属硬玉,非常坚硬,而黄时康翡翠作品展现的又是那么柔软、含蓄、朦胧、婉约,无论是春江水暖、薄雾深秋、云山雾海、峭壁宗泉,或是窈窕淑女、江上渔夫、晨曦童趣、奔月嫦娥,还是金戈铁马、东海龙珠、法天佛祖、云海观音,都达到了“天然去雕饰、清水出芙蓉”的艺术境地。正如王亚民所云:“以翡翠,抒写婉约的风景。”

  可以说,品味黄时康的翡翠作品十分难得,也十分享受。

  (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、研究员,中国作家书画院浙江分院顾问)



友情链接: 49kkg.space    87tg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