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衍生品市场不容小觑

阅读:10  时间:2017-11-13



  2015年伊始,一本在书店上架即备受追捧的“红砖头”一再被加印,许多网友更是感叹市面上出现一册难求的状况。“红砖头”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“畅销书”,而是从故宫博物院走出的文化创意产品——以“美意延祥年”为主题的《故宫日历》。新日历受宠,老日历价格更是直线上涨,还有些多有价无货。在当当、亚马逊等网站查询,发现2014年之前几个版本的《故宫日历》均是缺货状态。故宫的官方淘宝店中,连最新的2015年版日历都已售罄。

  《故宫日历》的热销,让人们感受到,艺术衍生品所带来的市场效应不容小觑。2013年,来自台北故宫那些带有“朕知道了”印花的胶带一下子红遍大江南北,连带着台北故宫的其他衍生一起炙手可热起来。刚刚过去的2014年,北京故宫博物院推出的“卖萌”版《雍正行乐图》,其传播效应完胜“朕知道了”。

  故宫设计团队的重新演绎下,历史帝王变得可爱、亲民、令人忍俊不禁。不过,这种充满现代意味的演绎却与画作的精神内核十分贴近,并没有因“卖萌”而失却了文化意涵的传递。

  艺术衍生品在西方已走过了几十年的历程,在中国却刚刚起步。近年来,各大博物馆、美术馆、画廊等艺术机构开始涉水衍生品,不少艺术家开始介入这一领域。

  根据文化部、中拍协发布的《2012中国艺术品市场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2年我国艺术授权品、艺术复制品、艺术衍生品交易总额为180亿元,仅占整个市场10%左右。而到了2013年,中国艺术衍生品市场便扩容到300亿元。

  近年来,上海博物馆艺术品商店的年销售额达到近3000万—4000万元。这样的数字在国内已经是名列前茅,但反观海外,差距依然不小。英国TATE博物馆商品年销售额为3亿至5亿人民币,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年销售额约为5至7亿人民币。在法国排名世界前十的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,艺术衍生品的收入已经占据中心总营业额的三分之一。

  事实上,中国艺术衍生品产业发展的现状与规模,目前与市场需求及其潜力相距甚远,在市场需求的挖掘、产业体系与主体、产品形态、销售渠道、市场规模的拓展等多方面,还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与瓶颈。特别在艺术授权环节,授权意识欠缺、知识产权意识淡薄、衍生品意识薄弱。

  对于衍生品产业的未来,有业内专家指出要围绕全球艺术衍生品产业,特别是产业链重塑与再造的战略机遇,进一步构建我国艺术衍生品的创意、生产、流通与消费的新的产业格局。推进中国艺术衍生品产业的传统与现代相融合,强化产业科技创新,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;围绕全球艺术衍生品产业资产化、财富化的发展取向,构建我国艺术衍生品价值建构体系等。



友情链接: encem1.com    87tg.space